第七夜 送瓜婆婆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在一条弯曲险恶的盘山公路上, 行进着一辆老旧的中巴车, 从山顶远远望去, 这辆中巴车犹如一只小小的爬虫, 在渐渐的活动着。车厢里边坐满了服装各异, 不同年岁的乘客, 有拄着拐杖的白叟, 有穿戴大花衬衫, 挂着粗链子的平头汉子, 也有怀有婴儿的妇女……坐在后排靠左边窗口方位的, 是一个身穿白衬衫, 带着近视镜的年青男人, 大约二十岁出面, 从近视镜镜片的厚度看得出, 他必定读了不少书。
       这个年青人叫陆亮堂, 大学毕业后, 才参与工作不到一年, 他这是要赶回老家参与爷爷的葬礼。因为事发忽然, 陆亮堂暂时跟单位领导请了个假, 就仓促的上了回老家的火车, 下了火车后又再接再励的坐上了这辆中巴车。“老井村到了!”微胖的中年售票员, 用她那沙哑的声响喊了一喉咙,

陆亮堂闻声后, 匆促从行李架上取下背包, 下了车, 还没等他看清村口的方向, 中巴车就宣布“突突突”的声响, 又赶往了下一个站点。
       陆亮堂被周围荡起的一片尘土呛的直咳嗽, 等尘土消散了一些后, 一条不太宽的土路赫然呈现在他的面前, 路周围那生了锈的铁牌子上, 用蓝油漆刷着三个大字, “老井村”。看着这条既了解又有些生疏的土路, 陆亮堂悲喜交集, 读中学时, 他每天都会走这条路去乡里的高中, 上大学时, 亲友们也是从这条路送他出去的, 现在站在这儿, 那些令他形象深入的工作就像幻灯片相同, 在他脑袋里一页一页的翻过。
       陆亮堂背上背包, 用双手搓了几下脸, 然后径自从土路走了进去。快要走到家的时分, 陆亮堂老远就看到了自家宅院前搭着的灵棚, 灵棚的外面聚着很多人, 有的走来走去, 不知在忙着什么, 也有一些三三两两的, 在一起交谈着。
       陆亮堂的爷爷从小很疼他, 所以刚走进灵棚, 他鼻子一酸, 就放声大哭起来……老话讲, 人死如灯灭, 任何东西毕竟都会尘归尘土归土, 生者哭的再惨痛, 也只能是发泄一下对逝世之人的留恋不舍之情。当天夜里, 陆亮堂的伯父和他爸爸担任守灵, 他也帮不上什么忙, 就回屋里睡觉去了。睡着睡着, 他就觉得有人在喊自己的姓名, 那声响很是了解, 等他张开眼时, 居然看到爷爷站屋里, 陆亮堂心里知道, 爷爷现已过世了, 所以他并没有感到特别惧怕, 但他的爷爷看起来却十分气愤:“小兔崽子!一向到昨日, 我才知道你惹下了这么大的祸, 你回来干什么呀?”陆亮堂扑腾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房间里除了特别冷, 并没什么异常, 原来是做了一场梦。陆亮堂睡不着了, 他回想着爷爷在梦中说的话,

真实是搞不懂自己哪里闯祸了, 他下午才刚进家门, 在灵堂里烧了纸钱祭拜之后, 吃完晚饭就上床睡觉了, 怎样会有闯祸这一说呢?陆亮堂真实是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真实想不通, 就又睡了。三天后的清晨, 陆家人都早早的起来了, 因为这一天, 陆亮堂的爷爷要出殡, 就在我们忙着预备的时分, 居然发现陆亮堂的伯父还没有来, 电话也打不通, “亮亮, 快骑上自行车上你伯父家, 让他从速过来。”陆亮堂的爸爸叮咛他跑一趟, “可, 但是, 现在天还没亮呢, 那个~”, 陆亮堂磕巴着答复, “一个巨细伙子, 怕什么?快去, 别耽误了正事。”陆亮堂没办法, 只能硬着头皮, 骑上自行车, 向他伯父家的方向赶去, 就在间隔他伯父家还有几栋房子的当地, 自行车不知道压着了什么东西, 一会儿连人带车翻倒在地, 陆亮堂被摔得有些发蒙, 一阵阵痛苦从四肢传向大脑, 就在他坐在地上查看身上有什么当地摔坏没有的时分, "亮亮, 来吃块瓜吧!"一个老太太的声响忽然从他死后传了过来, 人们常说, 黎明前那一段时刻是最漆黑的, 在这种漆黑中, 冷不丁传来一个老太太的声响, 吓的陆亮堂头发都立起来了, 何况此刻正值深秋, 早就过了瓜熟的时节, 这种工作怎样可能发生?“亮亮啊!你不是最爱吃瓜了吗?来一块吧!”老太太的声响愈加凄厉坚决了, 陆亮堂满脸乌青, 他哪里敢回头去看, 更不敢答话, 但他不回头,

不代表那老太太就会一向在他死后不移动, 不知什么时分, 一个佝偻着身体, 脸被湿漉漉的头发遮住的老太太呈现在了陆亮堂的前方, 她双手颤颤巍巍的捧着一大块现已腐朽的西瓜, 渐渐的递到陆亮堂的面前……“李婆婆!求你放过这孩子吧!当年他还小, 不懂事啊!”紧要关头, 一旁传来了陆亮堂爷爷的声响, “不懂事!我掉进了古井里边的时分还没有死, 后来真实扶不住井里的木桶才沉下去的!”说着, 老太太的一只手指向了不远处的一口井。陆亮堂的视野也跟着移到了那井的方向, 霎时刻, 他脑中白光一闪, 一段往事浮上了心头……那仍是陆亮堂12岁那年的夏天, 他和一切那个年岁的男孩子相同, 调皮背叛。有一天, 气候特别热, 陆亮堂就和另一个小伙伴相约去李婆婆的瓜田吃瓜, 在乡村, 有人口渴, 进瓜田摘个瓜吃, 并不是什么大事?瓜田的主人也都会很大方的任其吃到饱, 但陆亮堂在李婆婆的瓜田里边, 连续敲开了十几只西瓜,

不是因为瓜没熟, 而是他要找最甜最沙的那个来吃, 这么糟蹋他人的劳动成果, 换做是谁也看不下去, 何况是亲手种下这些瓜的李婆婆, 之后李婆婆将这件事告知了陆亮堂的父亲, 他也因而挨了一顿揍, 在大人眼里, 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 可陆亮堂却一向怀恨在心, 有一天下午, 陆亮堂看到李婆婆一个人在古井边吊水, 刚好他手里拿着一块要吃完了的西瓜, 见四周无人, 他悄然走到李婆婆死后, 把西瓜皮丢到了李婆婆的脚下, 不知情的李婆婆脚步一挪,

正踩在那块瓜皮上, 脚下一滑, 一跌落进了井里, 这可把陆亮堂吓坏了, 他一路小跑回了家, 三天都没敢出门, 看到脸色苍白的陆亮堂, 家里人也仅仅认为他生了一场病。
       后来, 传闻李婆婆的尸身捞上来今后, 因为井水严寒的原因, 整个身体都是蜷缩在一起的, 村里人也只认为这是一场意外, 那古井里的水, 从此便没有人再喝过。“亮亮!亮亮!快醒醒!”陆亮堂感觉人中的当地一阵酸痛, 等他张开双眼时, 看到面前围聚着很多人, 除了她爸爸和几个亲属以外, 还有一些村里了解的面孔, 其间也包含李婆婆的儿子, 陆亮堂的眼泪瞬间泉涌般的流了下来, 他爬动身, 跪在李婆婆儿子的面前, 向我们率直了这件被他故意遗遗忘的往事……至于究竟是爷爷救了他, 仍是李婆婆宽恕了他, 陆亮堂仍是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一千零一夜鬼故事》由本楼主原创, 未经许可, 制止以盈利性为意图的转载及改编等侵权行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