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氏春秋》卷2仲春纪4当染诗解1染当王霸不当残亡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吕氏春秋》卷2二月纪4当染诗解1染当王霸不妥残亡题文诗:见染素丝, 墨子叹曰:染苍则苍, 染黄则黄, 所入者变, 其色亦变, 五入五色.不行不小心.国亦有染:舜之染于, 许由伯阳;禹之染于, 皋陶伯益;汤之染于, 伊尹仲虺;武王染于, 太公望者, 周公旦也, 四王染当, 至当真情, 故王全国, 功蔽六合.举全国之, 善良显人, 必称四王.夏桀染于, 干辛歧戎;殷纣染于, 崇侯恶来;周厉王染, 长父荣夷;幽王染于, 虢鼓祭敦, 此四王者, 所染不妥, 无情无义, 国残身死.举全国之, 不义辱人, 必称四王.齐桓公染, 管仲鲍叔;晋文公染, 咎犯郄偃;荆庄王染, 于孙叔敖,

沈尹蒸也;吴王阖庐, 染于伍员, 文之仪也;越王勾践,

染于范蠡, 大夫种也, 五君染当, 故霸诸侯, 名传后世.范吉射染, 于张柳朔;中行寅染, 藉秦高强;夫差染于, 天孙雄者, 太宰嚭也;智伯瑶染, 智国张武;中山尚染, 魏义椻长;宋康王染, 唐鞅不禋, 此六君者, 所染不妥, 国皆残亡, 身或死辱, 宗庙消灭, 绝这以后类, 君臣离散, 民人流亡.举全国之, 贪暴可羞, 必称六君.四曰:墨子見染素絲者而歎曰:“染於蒼則蒼, 染於黃則黃, 所以入者變, 其色亦變, 五入而以爲五色矣。”故染不行不小心也。非獨染絲然也, 國亦有染。舜染於許由、伯陽, 禹染於臯陶、伯益, 湯染於伊尹、仲虺, 武王染於太公望、周公旦。此四王者, 所染當, 故王全国, 立爲皇帝,

功名蔽六合。
       舉全国之仁義顯人, 必稱此四王者。夏桀染於幹辛、岐踵戎, 殷纣染於崇侯、惡來, 周厲王染於虢公長父、榮夷終, 幽王染於虢公鼓、祭公敦。此四王者, 所染不當, 故國殘身死, 爲全国僇。舉全国之不義辱人, 必稱此四王者。
       齊桓公染於管仲、鮑叔, 晉文公染於咎犯、郄偃, 荊莊王染於孫叔敖、沈尹蒸, 吳王阖廬染於伍員、文之儀, 越王句踐染於範蠡、大夫種。此五君者, 所染當, 故霸諸侯, 功名傳於後世。範吉射染於張柳朔、王生, 中行寅染於黃籍秦、高強, 吳王夫差染於王孫雄、太宰嚭, 智伯瑤染於智國、張武, 中山尚染於魏義、椻長, 宋康王染於唐鞅、田不禋。此六君者, 所染不當, 故國皆殘亡, 身或死辱, 宗廟不血食, 絕其後類, 君臣離散, 民人流亡。舉全国之貪暴可羞人, 必稱此六君者。卷二二月纪当染简体墨子②见染素丝者而叹曰:“染于苍则苍, 染于黄则黄, 所以入者变, 其色亦变, 五入而认为五色矣。”故染不行不小心也。①当染:即所受的感染要恰当。②墨子:名翟, 战国初鲁国人, 墨家学派创始人。墨子看着染丝的人叹息说:“素丝在蓝色染猜中浸染就被染成蓝色, 在黄色的染猜中就被染成黄色, 所投入的染料色彩改动, 被染的素丝色彩也改动, 投入五种色彩就因而被染成五种色彩了。”所以浸染不行不小心重。非独染丝然也, 国亦有染。舜染于许由、伯阳, 禹染于皋陶、伯益, 汤染于伊尹、仲虺, 武王染于太公望①、周公旦, 此四王者所染当,

故王全国, 立为皇帝, 功名蔽六合。举全国之善良显人, 必称此四王者。夏桀染于干辛、歧踵戎, 殷纣染于崇侯、恶来, 周厉王染于虢公长父、荣夷终, 幽王染于虢公鼓、祭公敦②, 此四王者所染不妥, 故国残身死, 为全国僇③。举全国之不义辱人, 必称此四王者。齐桓公染于管仲、鲍叔, 晋文公染于咎犯、郄偃, 荆庄王染于孙叔敖、沈尹蒸, 吴王阖庐染于伍员、文之仪, 越王勾践染于范蠡、大夫种④, 此五君者所染当, 故霸诸侯, 功名传于后世。范吉射染于张柳朔、王生, 中行寅染于黄藉秦、高强, 吴王夫差染于天孙雄、太宰嚭, 智伯瑶染于智国、张武, 中山尚染于魏义、椻长, 宋康王染于唐鞅、田不禋⑤, 此六君者所染不妥, 故国皆残亡, 身或死辱, 宗庙不血食, 绝这以后类, 君臣离散, 民人流亡。举全国之贪暴可羞人, 必称此六君者。
       ①太公望:姜姓, 号太公望, 曾钓于渭水之滨, 周文王立他为师, 辅佐武王灭殷, 后封于齐。②幽王:指周幽王, 西周最终一个皇帝。虢公鼓:周幽王的卿士。虢:国名。祭公敦:周幽王的卿士。祭:国名。③僇:凌辱。④勾践:春秋末越国国君。范蠡:越大夫。大夫种:即文种, 曾辅佐越王勾践发扬蹈厉, 总算灭吴。⑤宋康王:宋文公九世孙, 攻其兄剔伐宋, 遂灭宋而三分其地。唐鞅、田不禋(yīn):皆为宋国大夫。并不是单单染素丝是这样, 国家中也有像染色这样的状况。舜遭到许由、伯阳的感染, 禹遭到皋陶、伯益的感染, 汤遭到伊尹、仲虺的感染, 武王遭到太公望、周公旦的感染。这四位王者, 所遭到的感染恰当, 所以能成为全国的王者, 被确立为皇帝, 他们的功名足能够遮盖六合。要罗列全国仁厚、有道义、显赫的人为例, 必定会说出这四位王者。夏桀遭到干辛、歧踵戎的熏染, 殷纣遭到崇侯、恶来的熏染, 周厉王遭到虢公长父、荣夷终的熏染, 幽王遭到虢公鼓、祭公敦的熏染。这四位王者, 所遭到的熏染不恰当, 所以落到国破身亡的下场, 被全国人耻唾。罗列全国没有善良、耻辱感的人, 必定会说出这四位王者。齐桓公遭到管仲、鲍叔的感染, 晋文公遭到咎犯、郄偃的感染, 荆庄王遭到孙叔敖、沈尹蒸的感染, 吴王阖庐遭到伍员、文之仪的感染, 越王勾践遭到范蠡、大夫种的感染。这五位国君所遭到的感染恰当, 所以在诸侯中称雄, 他们的功名在后世中传诵。范吉射遭到张柳朔、王生的熏染, 中行寅遭到黄藉秦、高强的熏染, 吴王夫差遭到天孙雄、太宰嚭的熏染, 智伯瑶遭到智国、张武的熏染, 中山尚遭到魏义、椻长的熏染, 宋康王遭到唐鞅、田不禋的熏染。这六位国君, 所遭到的熏染不恰当, 所以他们的国家都灭亡了, 有的本身遭到凌辱, 有的死了, 他们的宗庙都不被供奉祭祀, 子孙都被断绝了, 国君与臣子离散,

国中的大众颠沛流离, 四处流亡。
       罗列全国贪婪残酷可被侮辱的人, 必定会说出这六位国君。

友情链接: